笔趣阁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376章 践我苍生百姓者,杀!(二)

第376章 践我苍生百姓者,杀!(二)

    “为什么?”

    宁轩辕沉冷的道出这三字。

    杀气盈野。

    啪!

    又是一巴掌掌掴过来,顿感大脑震荡,肌肤开裂的金峰,强忍着浑身胀痛,告饶道,“对,对不起,是老夫先前失言。”

    明明小鸡肚肠,锱铢必较,个人尊严更是容不得外人哪怕半句话亵渎,到头来,却偏要装做圣人,站在道德制高点,劝人大度,包容?!

    一阵掌掴。

    金峰满头血雾,发丝凌乱,关乎宁轩辕要的解释,依旧无法给出合理的答复。

    裴笑天怔怔失神的坐在太师椅上,不敢吱声,这,应该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宁生?

    咔哧!

    金峰的喉骨,越来越紧,苍白的脸颊,已经失去血色。

    先前一度趾高气扬的金逸,吓得瑟瑟发抖,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年轻一代的锋芒和意气风发?

    更令他深感挫败,且无法承受的是,他这种刚满三十,介于青年与年轻之间的家伙,其实比宁轩辕还大两岁。

    这……

    轰!

    贵为黄庭道观长老之一的金峰,最终没了声音,宁轩辕一手负后,一手摊开五指,气息平稳。

    此刻,原本分站两侧的大批量强者,悉数簇拥在裴笑天周边,而宁轩辕就站在他们七八米之外。

    近在咫尺。

    可,超然绝世的宁轩辕,放在他们眼里,竟有股高不可攀,远不可观的错觉,很独特,很惊骇的气质。

    喧嚣热闹的武协,已经沉默太久。

    远距离观战的各路人士,终于在短暂的疑惑之后,清醒意识到,武协为什么突然死寂下来。

    “宁生出现了。”

    “这家伙还真敢找死啊,武协至少驻扎了几百位五道境以上的强者围捕他,就不怕回不来吗?”

    市井小巷。

    豪门大户,平凡人家。

    几乎都被这条消息吸引,尤其靠近武协一代的诸多住户,均是目光凝重得看向武协所在的位置。

    来往街道两侧的无数车辆,原地熄火停靠,然后,是一颗又一颗脑袋,探出窗户,举眉看天。

    这场传了数个月的决战,终于要在今年秋季落下帷幕,也不知,最终会鹿死谁手?

    轰!

    正当数以万计的焦灼目光,沉默观望的刹那,来自于武协九十五米高的辉煌建筑物上空,猛然爆裂出一簇光团。

    湛湛长天,瞬息变幻。

    一块粘稠如浓墨般长条状黑影,就这么在武协上方徐徐摇曳,宛若仙人执笔,以万里苍穹为纸,畅意作画。

    “咦?你们看那是什么?”

    “似乎真有景象,显化了出来?”

    这太匪夷所思,堪称神仙手笔,不等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声滚滚袭来,无数人屏住呼吸,呆若木鸡。

    水墨般的光泽,倒映出一位消瘦,稚嫩的身影,屹立天边,背对武协,也背对着燕京本土居民。

    消瘦少年,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手牵一匹壮硕战马,沐浴夕阳,沉默独行。

    途径某处河畔。

    一群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同伴,半蹲在河里,一边嬉笑打闹,一边洗净沾染在身上的黄沙,那些都是布满青春和疲惫的脸,眸光清亮,正值大好年华。

    唰!

    大风吹过,这幅挂在天边的景象,形同沙画,眨眼被抹去痕迹。

    下一秒。

    黄沙烈烈的寂寥边疆,又是背对众生的牵马少年,沉默独行,先前在河畔偶遇的疲惫同伴们,匆忙奔赴战场。

    然后,再也没能活着回来,十六七岁,尚未成家立业,尚未遇到这辈子唯一心爱的姑娘,悉数阵亡。

    一腔热血,大好青春,全部留在了沙场!

    “那,好像是宁生曾经的经历?”

    “原来他十六七岁就参军了。”

    半座燕京,陷入沉默。

    无数本土居民,痴痴呆呆望着武协上空的画面,心头酸楚,两眼蕴泪,那些横死沙场的热血儿郎,明明付出最多,却最没机会享受人世美好。

    画面还在,少年继续牵马独行。

    最终,他活着成长起来,他的肩膀宽了,身材壮了,巍峨如山,轩盖如云,似乎能扛起更为沉甸甸的东西。

    他的身后,开始有点点灯火燃起。

    起初很少,最后宛若天空的星辰,缀满山河大地,那是茫茫人间万千百姓家的灯火,伴随袅袅翠烟,伴随犬吠蛙鸣,生生不息。

    画面开始模糊,少年成为大丈夫,曾经共赴生死的战马,却慢慢瘸了,病了,走不动了,一轮大日缓缓西去,枯藤老树昏鸦,断肠人在天涯。

    他,终归孑然一身。

    轰!

    这一路走来,他死了太多太多的袍泽。

    十万人无字碑。

    长眠国门之前,为的是什么?

    这一刻的国都燕京,无论街道前,商店外,还是过往喧嚣热闹,纸醉金迷的商业区,无人吱声,无人吵闹,全都沉默下去。

    太平本是英雄定。

    可,英雄都去哪儿了?

    武协演武场,宁轩辕缓缓睁开眼,然后平静地将撑开的五指,攥成拳头,“现在你明白了?”

    裴笑天凄然惨笑,神情悲凉。

    武协蒙骗贫寒百姓,给予希望,从不兑现,羞辱军伍儿郎根骨卑贱,是没人要的烂大街货色。

    殊不知,这两类人,于军人出身的宁轩辕而言,前者是再生父母,后者是生死兄弟,均不可欺!

    轰!

    仿似时光碎片的破裂画面,猛得收敛,随着宁轩辕一步迈出,天空突然出现足足一千道相同身影。

    千人一面。

    俯瞰武协,惶惶神威,似乎要凌驾天地之上。

    “辱我生死袍泽者,杀!”

    “践我苍生百姓者,杀!”

    “乱我家国根基者,杀!”

    宁轩辕一拳递出,背后浮现的一千道身影,同步递拳,最后齐聚武协本部,高达九十五米的参天大楼。

    “这,这他妈,是十二境千面如来啊!”

    “宁生,已经恐怖到这个地步?”

    后知后觉的诸多观战者,在意识到这一问题的刹那,手脚直接冰凉,坚不可摧的武协本部,于顶端,爆开漫天沙粒。

    一拳打穿,惊天动地。

    这……

    这幅惊骇画面,仿佛世界末日,破败的瓦砾,滚动的尘暴,迅速从顶部蔓延,覆盖,一整座武协。

    “咳咳。”

    裴笑天数步横掠,等定下心神,嘴角满是鲜血,而周边已经躺下无数被活活震死的身体,这……

    “咳咳,我大概猜到你究竟是谁了。”裴笑天无力摇头,笑容凄凉,原来你宁生一直在军部,从未离开,不仅没离开,还在前不久……

    “宁,宁帅!”

    ps,改的差不多,等礼拜一确认。

    不过更新可以正常,等一波惊喜。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