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山武圣 > 百十二章 鲜于通战三渡(上)

百十二章 鲜于通战三渡(上)

    这武当和少林的双方高人凭借两项无上绝艺已经比拼到难分难解的关键时刻,跟武当和少林两派有关系的亲友侠士都紧张的盯着眼也不眨,背后衣衫都已被冷汗浸透而不自知。

    张无忌和殷素素以及地牢内的谢逊最为紧张,唯恐张翠山折在这里,无忌上前说道:“请三位大师和师叔师伯你们共同罢手吧,救我义父怎么能让你们冒如此风险?”

    张翠山其实早有心罢手,便是认输也无妨,他为救义兄死不足惜,可是若是害死了其他兄弟则心实难安,但是现在双方都拿出全力,稍有不慎就是被对方功力贯体而亡,任谁也不敢随意撤手。

    张无忌一咬牙就飞升过去站在双方中间以太极神功和乾坤大挪移堪堪阻断双方气劲,而后三僧和七侠慢慢收拢真气,片刻后七侠躬身施礼,三僧起身合十成,渡厄道:“武当神功名不虚传,你们破不了我的金刚伏魔圈,老衲三人破不了真武七截阵,可说平手,不知还有哪位来指教?”

    渡厄早就达到佛法“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的至高境界,若是对方也是三人与他们打平,渡厄当即就会释放谢逊,可现如今武当以七打三,虽是平手实则已是败了,只是渡厄三僧辈分极高,七侠能和他们打平已是为武当扬名立万了。

    鲜于通知道成昆的诡计是想将明教毁灭,他原想控制丐帮,昨日被自己戳破,今天定然是隐藏在人群中,鲜于通既然名为神机子,自然不能等着他人来算计,成昆等人想趁着张无忌未成大业将其坑杀,正道诸派也难以保全。

    况且汝阳王府的众高手一直还在赵敏手下,现在的这场屠狮大会兴许就是她和成昆几人搞的鬼,自己万不能再等下去,不然下一次张无忌出手就有可能死伤在金刚圈内,到时候天下大乱不说,自己苦心投资眼看着要有收成了,却也毫无回报了。

    我现在神功大成,正要找个高手试试,“三渡”正是最好的磨刀石!

    心中想定注意,鲜于通朗声道:“我华山派领教少林三位圣僧的神技!”

    鲜于通此言一出,满场哗然,华山派多年来一直与少林关系莫逆,神机先生更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他今日要挑战少林耆老,却是比起武当七侠也不遑多让。

    空智困惑的看了鲜于通一眼,问道:“神机先生与谢逊有仇吗?”

    “那倒没有,只是鄙人对屠龙刀有些兴趣。”鲜于通微笑道。

    空智原本就悲苦的脸相似乎更苦了,空闻摇头道:“善哉!神机先生要与哪些高人一同上前领教?”

    华山二老自动迈步上前,岳霖道:“华山岳霖、高志成愿随掌门一战!”

    高志成低声道:“师哥,那三个老秃可是难对付啊!”

    鲜于通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听张无忌传音道:“鲜于叔祖您怎么也以身犯险了?难不成您想要屠龙刀?”

    鲜于通嘴唇微动,便有声音传到张无忌耳边:“我先试试看能否破了金刚伏魔圈,若是侥幸得胜,人给你,我得刀。”

    “如此那祝叔祖旗开得胜。”

    鲜于通有心自己以一挑三,但是又怕万一不敌连个帮手也没有再死在里面,于是就笑着对华山二老说道:“师叔咱们和三个老僧打起来,你们二位就以反两仪刀阵护住自己就行,切不可随意上前,有机会时听我招呼再出手反攻。”

    高志成闻言大喜,道:“谨遵掌门之命。”

    三人走近三个松树前,渡厄三僧却是连二老也不认识,渡难道:“常听空闻师侄说起华山掌门鲜于通先生年轻有为,将华山武功修炼到了登峰造极又颇有雄才伟略,还将华山派整治的成了武林顶尖的门派,今日见了先生,果然名不虚传。”

    鲜于通拱手道:“老禅师谬赞了。”

    渡厄道:“请尊客出手。”

    鲜于通笑道:“我在此等三位老禅师一个时辰,待你们恢复了功力咱们再比过。”

    鲜于通此言一出,少林众僧都心中感佩,满山的英雄豪杰也大声喝彩,华山弟子更是说道:“神机先生宗师气度。”

    渡厄三僧见鲜于通真心不愿捡便宜便暗自默运神功恢复功力,过了半个时辰,渡厄一拍手中黑索,三僧黑索顿时灵动如蛇的抬起头,渡厄道:“神机先生,请出手吧!”

    鲜于通知道自己毕生所学尚需这一场大战才能融会贯通,踏入先天至境,于是大喝一声就赤手空拳闪进去,右手以指为剑点出犀利指风,指指点在三根黑索的薄弱之处,渡厄三僧只打了十余招就只觉束手束脚暗自心惊,原本渡难的黑索还准备笼着华山二老,见二老不上前进攻就一心配合两位师兄进攻鲜于通。

    只比招式三僧内力行使有余,渡厄问道:“尊客这一门剑法可是数百年前的剑魔独孤求败老前辈的神剑?”

    鲜于通笑道:“那门独孤九剑晚辈无缘得见,剑谱原本有可能在襄阳一代,可是去年我找了月余也未曾得见,老禅师且注意,鄙人这门剑法乃是陈抟老祖亲传的希夷剑,练得高明了丝毫不必独孤九剑差。”

    说完话鲜于通心中暗道:华山派还真该有剑魔传承,只是不知道二百年后风清扬是从哪得来的独孤九剑?

    “扶摇子真传,怪不得如此高明!”渡厄赞叹着手中黑索依旧不停进攻。

    站在攻击圈外的华山二老看着眼前两丈之地打的精彩绝伦,有心上前相帮但想起掌门嘱咐就驻足观看,高志成喊道:“老和尚!我们华山真传还有一套反两仪刀法我用出来也不比希夷剑差,等会掌门打累了小老儿在上前领教。”

    渡厄三僧闻言一惊,看华山二老一高一矮,样貌清奇,站在金刚伏魔圈外又松松垮垮,脚下不丁不八,定然也是两个大高手,心想若是这两个老儿参战恐怕金刚伏魔圈登时就要告破。

    他们哪里知道华山二老真论功力尚且不如明教法王,即使刀法厉害也最多能在渡难或渡劫一人手下自保,可是高志成敢胡吹瞎说,自然唬住了三渡。

    到了鲜于通这个境界,虽然还不能“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但是有无兵刃也相差不大,鲜于通以指运剑,招招不离三个黑索的破绽,顷刻间就斗了一百余招。

    渡厄知道鲜于通这门剑法已接近天下武学招式的总纲,无论自己三人招式如何巧妙总能被他破解,于是瞬间黑索收缩到一丈方圆,竟然不再进攻,只等着鲜于通攻上来。

    鲜于通此时再看三渡的金刚伏魔圈就如同见到了张三丰的太极拳,竟然圆润无缺,看似无招无式,甚至就摆在地上不动,可是已经让鲜于通看不到丝毫破绽,或者说他们的破绽已经在相互融合中弥补了。

    鲜于通心中吐槽道:果然三角形是最稳固的形状……

    知道自己的希夷剑已经不能再破这无招的金刚圈,再打下去唯有拼内功,这才是鲜于通此战的重头戏,他笑道:“鄙人刚将华山鹰蛇生死搏推陈出新,创出一门‘鹰蛇互搏功’,请三位老禅师指点!”

    渡厄三僧闻听此言不禁心中一凛,经过方才和鲜于通的交手三人都知道这位华山掌门武功之高世所罕见,内力虽未动真格相拼但也知道绝不在那位明教教主、天元陛下之下,现在他郑重其事的提醒三人,可见这门“鹰蛇互搏神功”定非泛泛,便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