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有才傻了,狐疑的看着叶秋,蹙眉道:叶秋,我咋没听说你有这么漂亮的一个表姐?
  多半是叶秋这混小子瞎掰,有才哥,咱们可不能上了这小子的当。www書蛧書蛧
  众人纷纷附和。
  叶秋说瞎话不脸红,嘿然一笑道:各位叔叔大爷们,难道我家有什么亲戚还要跟你们上报?
  叶秋这话有些无礼,但是却说中的要害,包括孙有才在内的众人,纷纷沉默了下去,那女人虽然水灵,但是倘若真的是叶秋的表姐的话,他们这帮人今天的举动,可做的有些过火了,不说被自家的娘们知道后会在炕头上罢工,以后在村里都要背着一个偷看后辈,尤其还是一个女孩子身体的骂名。,
  一众雄性牲口面面相觑。
  孙有才脸色阴晴不定,心中权衡利弊,迅速拿定了主意,那水中的女人虽然漂亮,然而顶多也就是看上两眼,再奢望一些也就是摸上两把,眼瘾已经过了,手瘾还是算了吧,别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陌生女人,闹到最后连自家娘们的被窝都没得钻,那就亏大发了。看
  随手拧了把湿漉漉的大裤衩子,孙有才打个哈哈道:大早上洗个冷水澡,身体轻松,精神倍儿足,叶秋啊,叔就先回去了,你婶子这会儿该喊我吃饭了。
  孙有才这一走,三十几人马上见风使舵,三五成群的小声议论着离开,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无可奈何啊,人那女人是叶秋的表姐,不管真假,叶秋都已经把话说到明处了,万一要是真的,他们一个个到最后都没得好果子吃。
  毛驴儿叔,我表姐的小裤衩你该不是想拿回去给我驴婶子穿吧?见众人陆续离开,叶秋心头松了口气,漫步去拿白翎放在岸边的衣服,然而,叶秋忽然发现毛驴儿正把白翎那条小裤衩往裤兜里塞,顿时笑嘻嘻的打趣。
  哄,尚未走远的众人,闻言大笑。
  毛驴儿,就你媳妇那大腚盘子可别糟践这么好质料的小裤衩了,还给人家吧!
  就是就是,毛驴儿回家拿大锉把你媳妇的腚盘子锉锉,啥时候锉成了杨柳细腰小翘臀,啥时候跟叶秋知会一声,让他表姐给你媳妇弄两条穿……
  毛驴儿脸孔涨的通红,朝众人啐了一口,悻悻的把手中的小裤衩丢给叶秋,低头疾奔而去。
  叶秋笑了笑,这就是乡下的老爷们,有点坏心眼,有点小淳朴,平日做完地里的农活,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喝点小酒,拌个嘴抬抬杠,争的面红耳赤,脸红脖子粗,甚至是跳脚骂娘,第二天照样堆在一处,继续吹牛打屁喝小酒,简单而充满了乐趣。
  叶秋笑了笑,拿起岸边的衣服,转身朝白翎走去。
  幸不辱命啊,一帮大老爷们可真难缠,看到我抱着你游上岸,还要拿你的衣服过来,差点儿没活剥了我。叶秋一句三叹的摇了摇脑袋,邀功说不上,可咋也不能就这么白白下了一趟苦力不是。
  白翎咯咯娇笑,笑得花枝乱颤。
  姐啊,你可别笑了,再笑下去,这水里的鱼儿非被人全部都吸引过来不可。叶秋说着,一脸坏笑的抬手指了指白翎露出水面的两个饱满胸脯。
  死小子,还不是你暗地里使坏,弄了条鱼放在姐姐这上面,害我还以为是哪个色心病狂的家伙趁我洗澡的时候,来占我便宜呢。白翎俏生生的朝叶秋抛了个媚眼,言语中满是幽怨,似乎在埋怨叶秋有色心没色胆,自己不上,居然弄了条鲤鱼,这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
  叶秋被彻底打败,见过女人洗澡自己偷偷在水里抠的,可没见过像白翎这么疯狂的,红鲤爆体啊,叶秋此时面前似乎依旧晃荡着那血肉横飞的惨烈场景。
  得,姐啊,我是怕了你了,赶紧穿上衣服吧,早上清冷,小心着凉。说着,叶秋把手中的衣物凌空朝白翎丢了过去,随后自己转身离开。
  哎,你就这么把我丢在这里啊。白翎接过衣物,见叶秋转过身向岸上走去,急的大喊。
  叶秋头也不回的道:你要穿衣服,我也不能就这么穿着一条小裤衩,就带你满村的转悠找人吧,对了,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北雪婷。白翎缓缓说出两个字。
  北雪婷!
  叶秋身形一顿,心头不由疑惑横生,来路不明神秘兮兮的白翎找同样神秘兮兮的北雪婷,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叶秋,你认识她是不是?白翎盯着叶秋的背影,目光闪动,隐含一丝莫名的笑意。
  叶秋笑了笑道:不认识,这么怪异的姓氏,在我们村儿根本就没听说过。不过这名字是真不赖,想必人长的也很漂亮吧,啧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白翎姐姐这么火爆的身材,嘿嘿……
  小无赖。白翎娇嗔一声,在水中开始穿戴内衣。
  叶秋上了树,拿下自己的衣服穿好,远远的看着正往岸上走的白翎,蹙眉暗忖:北雪婷功夫不错,也不知道栓子是从哪儿把那么水灵一人儿弄回家的,而这白翎能够在水中闭气那么长时间,显然也不是寻常人,娘的,两个奇葩女人出现在狗不理村,难道这村子里要发生什么大事儿了么?
  喂,小无赖,你偷看我穿衣服做什么,别过脸去!嘴上说着,行动上却没有丝毫的扭捏之态,大大方方的在叶秋的注视下一件件把衣服穿在了婀娜多姿曲线玲珑的身体上。
  叶秋本想着是不是要回去给北雪婷报个信,现在看来,没那机会了,坏笑着走向白翎,边走边道:在水里到时候啥都没摸到,现在看两眼怕啥了,姐啊,我跟那帮大老爷们说你是我远房的表姐,等一会儿到了村里之后,记得别说漏了嘴,免得让我为难。
  知道,姐又不是三岁小孩子。白翎笑了笑,把衣服整理妥当,迎面朝叶秋走来。
  白翎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穿戴的很简洁,上身一件露出肚脐的紧身无袖短衫,越发显得胸前那两座高耸挺拔入云,一般人只可仰望而不可攀其上;下着一件只看看到大腿根的牛仔短裤,把一条修长的美腿展现的淋漓尽致。
  整个人看上去清新简洁,充满了清新气息,哪儿还有在水里那么yin荡风骚的模样。
  来到叶秋面前,见叶秋呆呆的看着自己,白翎莞尔一笑,优雅的一个转身,咯咯笑道:看傻了吧,姐是不是很漂亮?
  对于白翎的自恋程度,叶秋已经对她到了无语的地步,撇了撇嘴不屑道:我看是自恋,我们村里也是佳人辈出,可不比你差。转身往前走的刹那,心底却不由嘀咕了一句,这女人还真漂亮的邪乎!
  白翎也不着恼,亦步亦趋的跟着叶秋,边走边咯咯笑道:未必吧,你看那些大老爷们偷看我的时候,一个个眼珠子估计都要瞪出眼眶了,你们村里的女人要真有那么漂亮,他们才不稀罕看我一个外来的女人洗澡。
  叶秋不无嘲讽道:穿着衣服的美女他们司空见惯了,可大白天的光着身子在河里洗澡的,却是头一遭见,凡是都要尝个鲜嘛。
  死小子,想讨打是不是,有你这么拐着弯说姐不要脸皮的么?白翎笑骂一声,伸手在叶秋的腰间掐了一把,入手腱子肉,反手一拧,顿时疼的叶秋呲牙咧嘴的连声求饶。
  疼!
  放手。叶秋郁闷,看来那句话说的真不错,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外来的女人也会掐人腰间软肉,或许还会揪耳朵,咬人,嗯,咬人,上下两张嘴都会咬人,尤其是白翎这么彪悍的女人,下边的那张嘴咬起来人来肯定特凶猛!
  ♂♂